查看: 1127|回复: 0

[公告] 这样的代价

[复制链接]

132

主题

132

帖子

264

积分

中级会员

UID
1864
贡献
0
威望
0
资讯币
27013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注册时间
2018-12-3
在线时间
68 小时
发表于 2019-4-17 16: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赶紧注册资讯论坛享受更多精美权益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样的代价
  

  这样的代价

  ——王为民

  

  

  我毕业后作了教师,同学说我无用了。“我是无用之辈么?”我有些恼怒。但在爱犬虎子死去和我的鸡场倒闭之后……

    

北京中科白瘕风 那年秋天,我的鸡场搬迁了。新租赁的是县城西南山脚下白癜风养生部队闲置的两排营房。那里偏僻极了,是个连家雀都见不到的地方。院子后面是乱坟岗,前面是干河滩;院子里常出没些野兔、山鸡,院外就只能偶尔地见到正在放牧的牛群或羊群了。

  新鸡场距妻子上班的厂子不太远,因此我们的家也从县城搬来了。

  那时我们养着一条退役的警犬,名叫虎子。说是一条黑贝狼狗,但更像一只狼;头生得虎头虎脑的,四肢强健有力,虽稍嫌清瘦,但精神抖擞的;脊背和体侧毛色纯黑,黑得油光发亮,像披了一身黑缎子;其它部位一律是亮亮的浅灰色,头上长着一对狼一样的耳朵,身后是条长满长毛的狼一样的尾巴。

  它是训练有素的:它能一跃而起用嘴接住你抛来的馒头或砖块,懂得用后爪拨来因拴着前爪拨不到的食物;能听懂你的口令,能向你发出十几种代表不同含义的吠叫;用来狩猎、破案想必也很出色。这样的好狗,在我的鸡场确实大材小用了。

  妻子不喜欢鸡儿猫儿之类的小动物。那次防疫注射,妻子捉鸡,我打针。妻子坐在凳子上,捧着鸡雏打瞌睡,我逗得直乐。气恼的妻子乜斜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那架势,仿佛这样看上我三天都不累。不过,妻子喜欢场里那条通灵性的大狼狗。当然我也喜欢,儿子更喜欢。

  深冬一个有月亮的夜晚,天气静悄悄地冷。院里的自来水管冻了,我点燃汽油喷灯烤了很久,干累了,正坐着休息,总听得东墙边哗啦啦地响,像风吹拂着树枝上的枯叶子。那边原来早期白癜风能治愈否是两扇铁门,是走车用的,后来废去不用,铁门就拆下卖掉了。本来那里要砌成墙的,因数九寒天的不能动工,暂时用杨梢栅着。奇怪,今晚没有一丝的风,那杨梢上的枯叶子怎么会响?过去一看,栅栏有了豁子,几枝树梢胡乱地倒在旁边。凭直觉,我知道贼就躲在近处。便摸了砖头,钻出豁子。外面不见一个人影,我正在疑惑,房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有人踏着败叶子。我贴着山墙轻轻地挨过去探视,墙后暗影中正藏着四个人:一个大光头、一个矮胖子、较远的两个辩不出模样。

  以前就被人偷了许多鸡。我早憋了一肚子气。这时,我再也按捺不住胸中的怒火,手中的砖头直飞出去,砸中了近处的大光头。那四人也不作声,一齐扑了上来。我一个文弱的小教员,哪是他们的对手,那四人把我按倒,大光头骑在我身上掐住了我的喉咙。本以为他们做贼心虚,一见人就会一哄而散逃走的,不料居然这样贼胆包天,他们欲置我于死地。我的喉咙被紧紧地掐着,透不过气,想呼喊,又喊不出。不过我的头脑已经冷静了,我发现身下是一个斜坡,心里有了主意,便用力向上翻身。果然那光头使劲往下扳,我顺势猛地向下一滚,挣脱了那双掐我的手,大声呼救。妻子惊醒了,好歹穿了衣服,抓起床头立着的那把铁锹奔出来。虎子也明白了,挣着拴它的链子狂吠着。这四个家伙,见妻子挺锹冲来,还不肯退却;贼做得也实在地道,大概是怕被听出口音或失口呼出同伙的姓名吧,谁都始终没吭一声。见妻子冲来,四个人中分出两个去对付我的妻子。罢了,我和妻子恐怕要大难临头了。

  这时,院子里箭射般地窜出一条黑影,真意想不到,居然是虎子,它挣断了铁链子。虎子参战了,它灵巧的身子直扑向妻子身后的那个家伙,在那人往边上一闪的瞬间,虎子突然从斜侧窜出,将妻子前面的矮胖子掀翻在地;骑在我身上的那个大光头,还没有醒过神儿,便被虎子咬住了脖子……四个家伙个个带了伤,败下阵去。我和妻子得救了。

  以后的几天,我和妻子提心吊胆的,担心那伙人来报复,但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一直没有动静,可麻烦就是不断。

  由于鱼粉质量问题,鸡大量瘫痪、死亡。好鱼粉又买不到,只好用酵母粉代替,可效果实在太差了,一化验吓了一跳,那酵母粉百分之九十是灰土。

  一天,虎子突然病了,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妻子和儿子都很着急,我看了怀疑是有机磷农药中毒,给它注射了解毒药。还好,虎子很快就好了起来。一天夜晚,虎子吠叫了好几阵,它在告诉我们墙外是有人的,我几次出去看,又都没能见到。刚睡下不久,虎子忽然疯一般尖叫着,挣断了铁链子,窜出围墙,冲向前面的河滩。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找到虎子,但它已经死了。

  我将虎子抱回家,一家三口将它埋在后面的乱坟岗上。虎子的死,至今还是个悬案,但被人害死确是无疑的。忠诚的虎子是为我们而死的,那天,我们眼里噙着泪水,在虎子的坟墓边久久地伫立着,谁也不愿离开。

  将近春节的时候,我的鸡场倒闭了。

  我终于痛苦地承认了自己的无用。虎子死了;我们的家陷入了贫困的泥潭——为接受那痛苦的现实,我付出了这样的代价!

  然而,我真的无用了?

  不!

  我还应该做些事情。要为了世上更多的好人活着不再悲哀,不再为了自己能够悲哀地活着。

北京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正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QQ-773477777
微信扫一扫
招商/广告合作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yuancheng168.cn

GMT+8, 2019-8-24 04:45 , Processed in 0.611543 second(s), 3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