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0|回复: 0

最后的晚餐

[复制链接]

124

主题

124

帖子

248

积分

中级会员

UID
1785
贡献
0
威望
0
资讯币
27165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注册时间
2018-12-3
在线时间
76 小时
发表于 2019-8-13 23: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赶紧注册资讯论坛享受更多精美权益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后的晚餐
  

  最后的晚餐

  ——奎林

  

  

    

    

  武汉的六月,没有风,夹杂着尘埃的空气就像我们的内心一样沉闷;空气湿度也很大,虽然不易觉察,但暴露在外的皮肤如同糊了一层胶水,非常不爽。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有雨,但事实证明他们一直在撒谎。白天,校园中通往校门的主干道上绝少有人走动,尽管浓密的悬铃木齿乎交错,足以成荫,但滚滚热浪令觅食的狗都望而生畏;只有到了傍晚,人们才蚂蚁搬家似的涌出来散步。

    

  今晚是大学生涯最后一次聚餐,大家在路上犹如行军打仗一般,一言不发,个个都神色萧然。在这色彩斑斓的多姿季节,面对来来往往,风情万种的女孩,连卧谈会会长鲁班都无动于衷了,这简直就像哈雷彗星扫过地球一样,七十年难遇啊。鲁班是我们的班长,原名鲁岩,但其外在特征和内在性格,似乎都与岩石没多大关系。鲁班高中毕业后,先当了三年兵,然后才念的大学,所以不仅吃的盐巴多,比我们多长几年胡须,其各方面的阅历也格外丰富,是我们公认的老大。当邻班的班长风水轮流转,走马灯似的换了一茬又一茬时,鲁班却雄霸班长之位近四年,因而鲁班之称也就由来已久且名副其实,所以,若干年后,如果有同学忘掉他的真名,那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我们的班级特别袖珍,就十几个人,还提前回去了两个――回家开公司去了,剩下整十个人,三个和七个,吃饭嘛,刚好凑一桌,还免去了众口难调的麻烦。但是到底去哪儿吃,还是花了一番心思商榷,外面的大排挡拥挤,不卫生,而且价格也不便宜,最后,我们去了一个还称得上饭店的地方,雅轩酒楼。

    

  刚到门前,迎宾小姐就对我满脸堆笑,比大姐都还亲切。老六在一旁吃惊的问,“诶?你们很熟哇?”老六是南京人,虽然年纪尚轻,但毕竟经过秦淮河水的浸染,所以平时说话也或多或少带些风月暧昧的味道。

    

  “呵呵,来的都是客嘛,”我不置可否,“对谁都一样啊。”

    

  接待小姐将我们领进包间。我们就开始商量酒水的问题,毕业聚餐,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喝酒,所以喝什么酒是一个重点。为三位美女着想,我们买了两瓶中档干红,毕竟是学生,而且是学食品的,所以得斯文一点,有点品位,山吃海喝是要坚决取缔的。其间,传菜员不停给我们上碗碟,倒茶水,动作既不娴熟也不连贯,而且紧绷的脸,比苦瓜还难看。大学四年,这间酒店我来过不下五次,除了店堂布置和陈色没多大改变外,服务小姐几乎每次都是陌生的,真是铁打的酒店,流水的服务生,难怪她们的服务总是那么让人倒胃口。

    

  服务生为我们旋开瓶塞,我们又让苦瓜小姐呈上来十只高脚杯。很显然,这儿服务生的餐饮服务知识极度缺乏,你不适时点拨,她们难得开窍。

    

  还没有上菜白癜风正规专业治疗,亮红的葡萄美酒已呈在众人面前,于是我们像在酒吧里一样,边喝酒边进入调侃的氛围。

    

  “葡萄美酒夜光杯,来,阿娟,干,”红中自眯了一口,然后和阿娟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声音干爽清脆。我们班虽然只有三名女生,但尽出美女,而阿娟则是美女中的精品。红中则常常是兄弟们惋惜的对象,红中是我们班唯一来自苏州的。每当兄弟们望月怀远的时候,总是叹息,“红中,你如果是女孩多好啊。”说着,顺便还在红中光润的脸上摸一把。苏州的男人尚且如此小白脸,那么水乡女子的俏模样就可想而知了,难怪“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说驰名中外。但是,即使红中是女孩,那又斟样?人们总习惯于被“好兔不吃窝边草”的陈腐观念束缚,我们三位绝佳的靓女,还不是肥水尽流外人田?

    

  当菜肴传上来的时候,两只空空的葡萄酒瓶已成了无聊的摆设。这时,鲁班说了,务须把酒水问题作为当前的首要问题来抓。对此无人持以异议,于是,服务生抬了一箱啤酒进来。接下来,鲁班的人民公仆形象发挥的淋漓尽致,不停地给大家斟酒。穷酸的学人喝酒的时候,总是喜欢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而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行酒令,找托词以变的轻而易举了,所以席间觥筹交错,服务生也不停地给我们开酒。酒喝的愈多,也就愈无所顾忌,当初的什么斯文,品位,早已被酒精了。喝啤酒需要的就是海量,否则,国内多若驴毛的啤酒厂,每条生产线一小时三万六千瓶的产量,难道拿它去解决黄河断流的问题?

    

  时临最后的晚餐,女生们也不再坚持,同男生们一样畅饮啤酒。最后埋单时,已无人能数清地上到底有多少酒瓶了。出来的时候,鲁班还对店堂墙上一幅有名的工艺影印画,说了句,“诶?这顶水的女人什么时候穿上内衣了?”他说的话还算通顺,但脑袋已相当不清醒了。

    

  一路上我们只能互相搀扶。红中又吼着还要唱唱歌,说以后机会难得,几乎声泪俱下。醉酒的人多半丧失了理智,而随声附和是不需要理智的,于是一群人蜂拥着要打的去壕沟OK卡拉,但被所有的的士司机婉言谢绝了。醉酒的人虽然缺乏思维,但对某些出格的信仰却异乎寻常的坚定,总有一种不达目的势不罢休的气概。往常平坦的马路,如今在我们脚下颠簸的像戈壁滩,但是,即便是长征二万五,我们也会走到胜利的终点。想来这种互相搀扶,彼此关爱,完全摒弃一切世俗,敞开心扉,坦诚相对的时刻,真让人感动得要痛苦流涕。

    

  临近壕沟,街道两旁霓虹闪烁,远远就闻得一片鬼哭狼嚎,这儿是卡拉OK吧的集中地,大本营,难道这就是“嚎沟”的由来?刚好就有一家流星花园OK吧闲着,我们也没精力挑剔了,就一股脑钻了进去北京白癜风的最好医院。自从F4闪亮登场,流星花园一词就在全国各大院校周边的休闲地带风靡泛滥,说实话,我对这些玩意儿一点都不感冒。经茶汤润了润喉,但酒精强烈刺激的嗓子仍显干涩。向来洒脱的鲁班和红中一溜管不了这么多,拿起老板递过的话筒就唱,尽管将《朋友》,《送别》唱成了进行曲。鉴于麦克风比较多,所以全场都是合唱,但鲁班到底是军队三年拉练走出来的,的确技压群雄,声音洪亮无比,每次发腔,音箱都为之颤抖。老板在一旁摇头自叹,悔不该拿出这么多麦克风,万一音箱烧掉可就亏大了。兄弟们则越吼越有劲,老板终于停碟说,“打烊了,欢迎下次光临。”而OK吧应该是通宵达旦营业的啊,看来老板是实在忍无可忍了。

    

  夜,大概已经很晚了,虽然看不清白手表,但天已经很黑很黑。两旁的树枝纹丝不动,仍然没有风,但可以感觉北京中科高效抗白个性施术到些许凉意了。回去的时候,大家的话渐多。雪说,她很快就要嫁人了;娟和北京中科白殿疯医院地址丹丹说,她们离结婚也不远了。然后是一片沉寂,仿佛长久的默哀,其间流淌着我们无限的惋惜。虽然这都是些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但我们还是忘了对她们说,祝你们生活幸福!

    

  黑夜尽头是黎明,酒醒过后是清醒,但明天究竟会斟样?我们这些BACHELORS(学士,单身)心中仍然一片茫然。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要发表请与作者联系。

  联系方式:(Email)tjp1014@sohu.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QQ-773477777
微信扫一扫
招商/广告合作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yuancheng168.cn

GMT+8, 2019-8-26 10:04 , Processed in 0.396776 second(s), 32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