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回复: 0

[投诉] 英子(一)送给已在天堂或者地狱的英子

[复制链接]

134

主题

134

帖子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UID
1864
贡献
0
威望
0
资讯币
27633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注册时间
2018-12-3
在线时间
73 小时
发表于 2019-8-13 23: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赶紧注册资讯论坛享受更多精美权益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英子(一)送给已在天堂或者地狱的英子
      
   
    1、
    英子就这么走了,没留给我一句话。她把我扔下了,头也不回。
    2、
    上个月20号我们还一起喝酒,那是我受伤后第一次喝酒。之前我已经发过誓,从此以后不为任何女人喝一杯酒掉一滴泪。英子突然来电话了,说她新买了一款手机,让我去瞅瞅。可我去了之后才发现一群人都在等着我喝酒,还有她,乔薇。我走过去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说挺好看的,然后就往外走。乔薇说我这人不敢面对现实,都过去多久的事情了,还这么窝在心里。我确实不敢面对现实,但我知道我现在面对的现实是必须离开。
    英子以前让我学着沉默,后来沉默让我必须沉默。
    乔薇把我从门外拉回来,当着众人的面说我是懦夫。马强他们不说话。我说我就是个懦夫,请饶了我。乔薇拿起桌子上的扇子朝我扇个没完,你肯承认还是不错的,你要是有马强的一半我也不会另谋高救了。她语气里带着轻蔑,轻蔑底下是不要脸。她端起一杯酒让我喝,我说我不会再为任何女人喝一杯酒。她说不是为我喝,是我逼着你喝。
    马强走过来把她拉到一边,少他妈在这儿装疯骂傻,还没给老子丢够人啊你。乔薇尴尬地看着我,没有言语,懊丧地走回人堆里。马强给我一杯酒说,兄弟,就当我是兄弟吧,不为女人喝,可以为男人喝吧,算我求你。我没应声,掏支烟点着。其他人的表情我不知道,因为我们的表情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只是在喝酒而已。英子走过来,带着微笑说,就喝一个吧,不为他喝为我喝一个,我打算变性了,不做女人了。我没说什么,把她拉到门外。
    你故意?
    没有,只是我突然有一个决定,特伟大的决定过几天要执行,特招集以前的朋友聚一下,以后……
    别扯什么以后,以后我谁也不想见。
    好吧,我那决定执行以后你想见都见不着我了。再说了,那么一点遭遇你就扛不住了怎么行啊   是,是一点,你教会我沉默以后,你就只看到了一点。
    不说了不说了,来来来,先回来陪大家喝一个。
    不了,我今天没心情,再说还有事。
    没等我转头走开英子就拉我回到了屋子,叫喊着他们举杯跟我碰一个,她去端酒给我。我乘她不备转身走开。那堆人是在喝酒,可完全没有要跟我举一杯的动向。这堆穿着时尚的人正迷恋着酒这种古老的东西。后面飞来一只我意料之外的酒杯,连同被那个可笑的男人沾过的酒水,一同飞到我后脑勺上。不知道我走后英子有没有骂那个男人从事不慎。英子特别喜欢在别人做错了事的时候说这句话。
    3、
    就像上次我和马强、虫子一起去酒店偷酒,结果很不幸的被老板逮住了。那晚上我们三个差点被关掉号子里。马强和虫子走后英子就责备我从事不慎。他说干这种事情要搞的场面稍大一些,不然几个人去了老板肯定会盯死,而且去就去吧,怎么还带个女的,带女的也就罢了,怎么带那么不灵动的女的。我一面听她神侃一面不以为然的斜眼撇嘴。她使劲拧着我的耳朵说,带我也很好啊是不?咱本来就一流氓,流氓都很机灵的。我使劲振动了一下说,谁敢说你是流氓我非阉了她。她说,你阉不了,谁也阉不了。我问,为什么?因为那个人是我妈啊,她笑的前俯后仰,差点掉进后面的水池里。
    记不清当时是几点,反正天已经黑的不成样子了,晚风吹得我心情放松了许多,至少比刚才被酒店老板逮住的时候轻松,广场上只有一点点灯光。那个时候的前几天我已经把以前租的房子退了,一下又不知道去哪里,既然如此,不如就在这广场上呆着,按理说哪里的夏天也不至于把我冷死或者热死。我站起来,在水池的水泥边沿上跑了两圈,居然没掉进去。
    那个水池的中间在晚上八九点的时候会出现几柱喷泉,喷泉的样式还很多。英子说就这么一点花样这个城市的人就以为他们城市的文化丰富多采。我批评他不要以点代面,你是点,其他人是面。英子说你笨啊,怎么我也是这个城市的一员。我问,你是吗?
    我们都不说话了,那天喷泉似乎没有以前喷的高,许是我们心情低落。我们坐在刚被又浇过的表面刚好干的石板上,人群已经散了,突然喷泉又喷一股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会浇我俩一身。英子拿出烟和随身听,一人一只烟,一人一个耳机,一人唱一句:亲亲的我的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
    人们稀稀拉拉地走动着,英子说你看那些猪,这个城市生活着太多这样的猪,四体发达,头脑简单,可是这个城市又被这群猪搞的乱七八糟看起来十分复杂。我说英子你别想太多了,你要相信人世间还有好的一面,比如我。英子笑的死去活来,但没说任何话。我看的出,她很高兴,也很难过。可我不知道原因,我也不想知道。
    我围绕着那个水池跑了那么久,一点都不累,要不是英子看着我转圈圈她眼花缭乱,我没准会跑到天明。英子又唱起那首永不改变的《大约在冬季》,这样一种坚持也是可贵的。就像我们常去的那个格言饭店永远都放张学友的歌。英子说其实任何一种坚持都带有流氓性质,至少带有痞子性质。真不知道她怎么会搞出这样奇怪的结论。她一说流氓我倒想起了她妈妈。
    我说,对了,那人要是你妈我就没辙了。
    别提她了,烦够了。凡是她看不惯的,一律称为流氓,而且与那个她看不惯的有关的人或事,也有可能被株连。
    你妈真是无敌了,恨屋及乌啊。
    就是,上次我同学就被她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人有时候非常过分,本来全是我自己的错,要骂就骂我骂别人干嘛。我错了又不是别人带坏的。这个世界说到底别人永远改变不了你,都是你自己的事儿。
    可真是这样的?
    可真是这样的?谁也说不清,反正大家都在瞎胡闹。
    我倒是觉得外界对个人的影响很大,环境啊人际关系啊什么的。
    现在这种情况北京治疗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似乎越来越严重了,人都活的没个性。你看这群猪啊,个个都患有露阴癖。
    得了得了,猪露阴是多么难看的事情啊。
    现实就是这样。
    4、
    天已经很晚,我们决定回英子家。外面的世界已经没什么新鲜可言了。
    英子家在这个城市的最北端,我们一路小跑回去后,汗水浸透了衣服,一阵阵难闻的气味。英子让我先去冲个澡。我躺在浴池里的时候听见外面有响动,原来是英子她妈妈醒来了。大半夜的吵醒人家实在不好意思,幸好我暂时躲在里边。
    里边谁在?
    我朋友。
    男的女的?
    男的。
    你怎么又领个男的回来,你这小流氓,我猜你就领男人回来了。
    你知道还问什么男女。
    他什么时候走?
    明天。
    明天什么时候?
    你烦不烦啊,明天走了就是了。
    你还不能说了啊,翅膀硬了是不是。
    什么翅膀不翅膀,简简单单的事情搞那么复杂。
    简单?上次你领那个男的回来住了一晚上,第二天那些现金和那辆摩托车就没了吧?
    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怎么知道是人家拿去了。
    我这人怎么这样?我还不够宽容?你领男人回家也就罢了,走后家里还丢东西。
    行了行了,丢了什么我赔。
    你赔?你咋赔?你把自己卖了?不是我说你,都这么大人姑娘了,也不学好……
    行了行了,够烦的了,我够烦的了   你要嫌我烦现在就走,马上离开,永远不要回来。
    中科白癜风公认好口碑医院成。准我先洗个澡?
    …………
    石域,洗好没有?
    好了好了,马上出来。
    英子本来还打算洗澡的,但想洗一澡多么麻烦,浪费那么多时间,干脆不如去外面淋雨,如果有雨的话。我们走的时候她妈让我们等等,我们停在门口看见她走去洗手间翻了翻,说还好没丢什么东西。有病。英子吐口痰说。
    凌晨时分,路灯还没有亮。英子点了根烟问我,烦不?我说还成。我成天就这么被她唠叨着,改天我出去租个房子住。你有钱?我问。钱是什么东西,不就几张纸么,那么多患有露阴癖的猪都要他擦屁股的。
    5、
    上个月20号我们还一起喝酒呢。
    那天我出去之后,发现脑袋破了,就去附近一个门诊看了一下。我回到房子里无事可干。我反复想着英子说的那句关于自己和外界的话,边想边反复哼着台湾一首流行歌曲中的四句歌词: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会儿英子就来电话,一个人呆着也是呆着,你是不是又想出去喝闷酒了,我已经猜到了,不如来这里吧,酒水白喝,你不跟他们说话就得了。
    我实在不愿意,你看乔薇那骚娘们儿那样,我真受不了。当初我他妈真是瞎了眼,不过那孙子现在也好不在哪儿是吧?
    是是是,我叫她去只是念一下旧情,没别的意思,你知道,我不会把她找来刺激你的。
    我知道,可你也应该事先通知我一下,不说了不说了,现在脑袋还疼。
    你来吧。我等你。
    我实在不想去,我也不想再找其他什么理由,如果一个男人深深伤害了你,现在要你看她在伤害你之后的风光景象,不知道你会怎么想。而且,他那么贱,不论别人如何做贱他,他一样甘之若饴。为的只是做给你看。
    你来吧,我等你。
    好吧。不过,可能会晚些。
    没事,他们玩儿一晚上。
    6、
    我拖着脚步往去找英子喝酒,我只想找英子。很多时候我只想找英子。英子其实是个极其普通的女孩,剪发头,黑眼睛,单眼皮,眼睛不大,身材一般,太平凡了。可是她对我太重要了。我也不能确切的说她哪些方面对我重要。
    往往都是这样,越重要的事情,我们越将它平常化,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它对于我们重要。
    现在走的这条街我太中年白癜风怎么治疗好熟悉了,熟悉的有些陌生,如此令我难以忘却的道路上,却埋藏着我永远不想提起的事情。不是我煸情,如果我会娇情地煸情我也不会答应英子去喝洒。虽然她对我重要,可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彼此干涉不是什么好事情。而所谓的厚道什么之类的狗屁,我已经听的厌烦了。英子曾说,做人是要厚道,但厚道要有底线,要有原则。每个人都有他自私的芳草地,谁踏入了,就顶如踏入了沼泽,外表是虚的。
    那次,英子踏入了我的芳草地,并安全返回。似乎这是必然的事情。我告诉英子,我曾想把这块芳草地交给乔薇,可是她令我大失所望。
    事情的暴露缘于我固执的退学,乔薇坚决反对我退学。她当时说一大堆道理我完全听不明白。我说你一个人在外面奔波肯定不如我们一起工作。她当时装菩萨,说她一个人就可以应付的了,让我回头看看我几年的生活费都是她赚来的。为此我深感愧疚,更想着要退了学跟她在一起努力。我知道我老子没给我挣够钱,而自己又体弱多病,落的一个要女人养活的下场。我们认识的地点是酒吧,酒吧是个混杂的地方,各类人士都有,干各种事情,就像一个小城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QQ-773477777
微信扫一扫
招商/广告合作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yuancheng168.cn

GMT+8, 2019-8-26 10:04 , Processed in 0.602043 second(s), 32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