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6|回复: 0

[公告] 鲁迅探亲--鲁镇记事_0

[复制链接]

233

主题

233

帖子

466

积分

中级会员

UID
1865
贡献
0
威望
0
资讯币
34165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注册时间
2018-12-3
在线时间
98 小时
发表于 2019-8-22 19: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赶紧注册资讯论坛享受更多精美权益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为了不忘却的记忆!
   
    鲁迅探亲--鲁镇记事
      
   
    鲁迅探亲
       江西南丰 付俊贤
      
    鲁迅从文联理事的职位上已退休多年,赋闲在家。平日里他打打太极拳,时常端着他侄子洪儿送给他的紫沙壶悠闲地品味工夫茶,他早已把烟戒了;当然,也要接待各路的访客,有约稿的,有谈出版的,有交涉版权的,有昔日的朋友与对头。把各路“神仙”都送走了之后然后才能如常地坐在挂有藤野先生遗像下的书案上写他的回忆录。
    今年他想利用“五、一”长假到外面去走走看看,以活动他那日渐见老的筋骨。特别是他那一直牵挂的鲁镇,多年来,他总想去鲁镇看一看那多年未见面的故人,特别是想去完成一个久埋在他心间咨询白癜风专家的夙愿,去咸亨酒店替孔乙己还了那欠下的十九文酒钱。但由于俗务缠身,终不能成行。心想,如不趁现在还能走动,以后就可能难以完成了,从医学的角度来讲,他更知道天命的难违。
    今年,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去鲁镇看看。为了不使自己太过于显眼,他特意叫他的秘书给他定做了一套唐装,也没有坐他的专车,更没有事先跟鲁镇的文联或相关的单位打招呼。
    这样,他于五月二号在秘书的陪同下便装来到了久违的鲁镇。
    当他以一个最为普通游客的身份踏上鲁镇的时候,一切都已物是人非。近一个世纪前荒凉、萧索的慌村,已了无印迹,陈横在眼前的是宽阔的街道和林立的高楼;加上“五一”如织的游人,更使他不辩东西,好不容易在临时导游的一路引领下,才来到了鲁镇主要的商业大道。
    由于多年来的“CCTV品牌影响力北京中科文化搭台,白癜风治疗经济唱戏”使鲁镇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其丰富的文化内涵更使鲁镇一越成了历史文化名镇。这样一来,来鲁镇参观游览的迁客骚人和投资企业的商贾也就日亦见多。鲁迅和他的秘书走在商业大道上,一连找了五六家宾馆都是客满,好不容易在一家四星级的宾馆寻到了一间别人预定后刚退的客房。518元一天的价钱虽然高了点,但也只能将就了,他和秘书总算有了安身之所。
    稍做休息之后,鲁迅叫秘书买来了一份《鲁镇旅游全景图》,按图索骥,在咸亨大道的一个最为显眼的地方找到了“咸亨酒店”。这样,鲁迅与秘书商定先休息一下,等用过午餐之后决定去“咸亨酒店”。
    下午两点钟鲁迅与秘书准时来到了咸亨酒店的门前,迎头看到了一块宽大的牌匾横挂在门楣的上方,上面用遒劲的行书书写了四个贴金大字   鲁迅和秘书步入了咸亨酒店,看到酒店内的店堂还是原来的布置,只不过比原来的显得更大了些;柜台还是原来的柜台,但装潢得比原来的更考究了。柜台的周围今天也围了不少的酒客,虽不是短衣的打扮,但都是站着。鲁迅来到了柜台边,里面四个也是身穿大红旗袍的小姐,都面带笑容忙碌着给各位酒客舀酒。傍边收银台的那位小姐,鲁迅总看着有点眼熟。这一切都没有了往日的冷清,也不见了小伙计的身影,但那块粉板还挂在原来那面显眼的墙上,上面依然用粉笔写着:“孔乙己 欠十九文”。这倒使鲁迅有了些许的安慰。
    “姑娘,我能帮孔乙己还了他所欠的十九文钱吗?”鲁迅凑到柜台前对一位服务小姐说。
    那位小姐先是愕然了一下,马上微笑着对鲁迅说:“可以!您可以到收银台直接办理,那里有专门的服务。老先生还有别的需要我为您服务吗?”
    “谢谢姑娘!”
    这位小姐一片茫然,不过马上又用微笑招呼另一位酒客。
    鲁迅来到了收银台,由于他不知当年的十九文钱折合多少人民币,于是便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到收银小姐的面前。
    “我是来还孔乙己欠的那十九文酒钱的!”鲁迅先生非常郑重地说。
    小姐接过百元大钞,在验钞机上正反地过了两遍,然后用纤细的手指飞快地敲击了几下键盘,在一阵“咔哧……咔哧……”声过后,收银小姐递过来一张票据,且在微笑中用带着甜甜的声音说道:“老先生,谢谢您对‘孔乙己基金’的热心资助!这是找给您的钱,共九十八元叁角贰分,请您收好!”
    鲁迅先生接过票据和找零的钱后,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又说不出其中有什么地方不妥。不过在从收银台小姐手里接过钱的同时,鲁迅近距离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她,并再一次感觉到她是那么的眼熟,然而,又确实在他自己的小说中从来没有写过这样的女孩。好在他还有正事要做,没工夫在此浪费时日,毕竟事过境迁,一些东西也随之淡忘了。
    鲁迅先生又折回到了柜台前。
    起先那位服务小姐还未等鲁迅把“姑娘”两字喊出口就迎了上来:
    “老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您尽管吩咐。”
    “烦劳姑娘把那块粉板取下来,檫去孔乙己欠的十九文酒钱的帐,这是收条,我已经替他还清了!“
    “老先生,这可不能!您是我头一个碰到要檫去粉板上孔乙己欠帐的人。”服务小姐十分诧异地看着鲁迅。
    “我可是特意替他还清了,你看,这是票证!”
    “我知道您替他还清了酒钱。但就是不能檫去,请老先生谅解!”
    “为什么?”先生有点急了。
    “不为什么!这是我们酒店的规定和制度。再次请老先生谅解!”
    “欠债还钱,还了钱又岂有不消帐之理?!”先生有点激动了,但他尽量的克制,这几年他已经改了他那动不动就骂人或打笔仗的脾气。
    听到这边有一些动静,旁边的酒客处于好奇,有的已经渐渐地围了过来,颇有里三层外三层的阵势。这时,秘书看情形有些不对,今天人又多,稍不留神先生很有可能出不来。于是,他挤进一步,对柜台服务小姐也对围观的酒客说:“对不起!这位老先生由于多年没来这里,对这里现在的一些事情不是十分了解。小姐,您能把酒店的经理叫出来一下吗?”
    服务员看到人越聚越多,再不及时处理可能要出乱子,再加上鲁迅今天固执的要求更是她头一遭遇上。
    她拨通了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
    没过一会儿,过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个子比较高挑,三七式的头发井然有序,脸上充满着一股坚毅与自信;笔挺的西服,与衬衫搭配协调的领带,铮亮的名牌皮鞋;颇具老板的气度与风范。鲁迅一眼就从眼前的影像中认出了他就是当年“咸亨酒店”里的小伙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QQ-773477777
微信扫一扫
招商/广告合作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yuancheng168.cn

GMT+8, 2019-9-18 20:31 , Processed in 0.535004 second(s), 3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