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回复: 0

复仇_0

[复制链接]

189

主题

189

帖子

378

积分

中级会员

UID
1692
贡献
0
威望
0
资讯币
34249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注册时间
2018-12-2
在线时间
104 小时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赶紧注册资讯论坛享受更多精美权益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复仇
      
   
    很多年前,我不知道,自己也会拿起剑。
      
      我是一个女孩。
      只有20岁年华的姑娘。
      但是,这柄寒铁剑,已经伴随了我整整14年。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冷的破窑里。
      我的希望,就是能在每天的日落时,等到义父喝完酒后摇摇晃晃的回来,他会随手扔给我一个油纸包,里面也许是一块烧饼,也许是该如何进行疾病的调理两条还有点温度的鸡腿。
      
      我的义父是一名剑客。
      他会舞剑。
      剑舞的很快。
      14年后我才知道,他舞的剑就是名震天下的无敌利器“寒铁剑”!!!
      当时我北京专科白癜风白斑治疗专业医院太小,我只知道,他是个很邋遢,脾气很古怪的好人。
      14年前的一场大火,烧去了我6年的锦衣玉食,烧去了我6年的欢颜笑语,烧去了我6年的父严母慈……
      漫天的大火,伴随着滚滚的浓烟向我袭来,我透不过气,我哭都哭不出来,我喊,大喊,可是我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爹爹,你在哪儿?我的眼睛好疼啊!”我恐惧的望着周围的冉冉大火。四面都是火…………
      红色的火,红色的大火,烧去了我幸福的一切!
      从此,我害怕火,一见到火,我就想起那夜,想起那个让我从此转变的人生。
      在晕倒的最后一刻,一个黑影出现,他披着一张湿淋淋的大棉被,在一片红色的地狱中出现……
      “你已经没有了家,你要牢牢的记住,你叫冷青!我就是你唯一的亲人,叫我义父!”
      我已经没有了家,我要牢牢的记住,我叫冷青,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义父!
      
      14年后,我才知道,我家的那场大火燃的有原因。
      而且,我的父亲还在人间!
      为什么,义父要骗我?
      现在,我还怎么找自己的亲爹?
      
      我的左手,紧紧攥着一柄浑身黝黑 的长三尺三寸的没有剑鞘的剑,而这柄剑,只要给江湖上的人一看见,就会引起一场血腥的浩劫。
      剑不可怕,可怕的是持剑的人,可怕的是持剑的人的剑法!
      武林中只要一提起寒铁剑,就会提到龙斐。
      因为,他是一名剑客,其实也就是。替人消灾解难的。
      他外号是“冷血一剑”。
      他取人性命只有一剑,只要一剑。
      没有人可以躲过这一剑。
      因为那一剑太快了,电光火石的一闪,便是对方倒下,咽喉喷出一片血雾,眼睛还带着不愿相信的惊异。
      他就是我义父。
      
      那个我印象里醉倒在窑洞里,浑身衣着破烂肮脏,长发蓬乱的邋遢的高瘦男人。
      他是武林第一剑客?
      哈哈,开始我知道时都有想笑的冲动。
      可是,我已经不会笑了。
      14年的另类生涯,已经让我只会学剑、练剑、抚剑、回忆了。
      我还会喝酒。
      那次是义父恨我太蠢,练一招“夺命回魂”却练了三天都练的不成模样。气的把碗里的酒泼到我脸上,我眨了一下眼,忍受、忍受着寒冬腊月天凉水浸透脖颈的滋味。我添了一下嘴角的酒滴,一股辛辣呛鼻的滋味立刻让我咳嗽起来。
      但是我恨快练会了那一式。因为,酒精刺激了我的肠胃,我感到体内有点热气了。
      从此,我爱上了喝酒。
      我经常跟义父比着喝。
      我们还划拳。
      
      14年后,当我初现江湖时,在饭馆客栈里独自喝酒时,就会想起义父,默默面对很多人惊异的目光。
      
      我左手持的是寒铁剑,想持这把剑就需要持这把剑的资格。
      义父授予了我持剑的资格
      这 套剑法只有七招,但是义父说,只要学会这七招,我就可以闯荡江湖了。
      当时,我诧异的问义父,我为什么要闯荡江湖?
      义父说,等你学会这套剑法后我自然告诉你。
      14年,练成这套剑法,我足足用了10年。
      14年后,义父说,当年你家的大火是有人谋划的。你身负血海深仇。
      我早已记不清父母的模样了。
      可我记得父亲对我的好,对我的宠。
      我更记得当时大火熊熊要将我吞灭时的无助、恐惧、绝望。如果没有义父,我早就稀里糊涂的被烧 死了。
      我说:“告诉我仇人是谁?我要杀他!”
      义父给我一张绢布,上面画着一个人头像,浓眉高鼻,相貌清癯。 义父告诉我,他叫顷鸿南。
      我把他狠狠的记到脑子里。
      顷
      血债血偿!
      
      临别的那一夜,义父久久凝望着我。我说不请那是什么眼神,太复杂的眼神,但是很像,很像他在和自己灵魂的对持,他在压抑什么,好象是不忍和残忍的僵持。他终于不再压抑了,好象是狠下了心,说了两个字:喝酒!
      
      于是我们照例比酒,划拳,义父第一次喝醉了。
      他吐了,大吐,他睡着了,还说着梦话,他在喊着一个名字:“阿荇、阿荇……”
      “ 阿荇”是谁?
      我带着这个疑团一脚踏进了江湖。
      
      江湖上的人好奇怪。
      江湖上的人好麻烦。
      江湖上的人好可怜。
      
      奇怪是因为他们总是神秘兮兮的办他们的事,生怕别人知道,却又掩不住痕迹,被人家插手。于是,就动了刀子。
      麻烦是因为他们总是斤斤计较,你拿了他一个铜板,他就砍掉你一只耳朵。总是没有结束的时候。
      可怜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明天的太阳会不会按时出现,他们的生命总是攥在别人掌心里。
      
      我闯了一个月江湖。这就是我对江湖上的人的理解。
      
      我不杀人。
      虽然我练习的剑法招招致命,但是义父不许我随便使用。所以我只能随手比划 。
      第一次,我削去一个自称是山大王的一只耳朵。
      第二次,我砍掉了两个财迷妄图抢我剑的人的两只左手。
      第三次,我失败了。
      因为,他的工夫比我还高。
      他的工夫高在于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太让人难以抗拒。
      所以我败了。
      败在一个久经情场的男人手上。我一败涂地。
      但是,我很快发现,失败的滋味不好受。
      代价就是吃亏。
      我从小就不爱吃亏。所以我狠失败,我告戒自己,不许再失败!!
      因为我警觉的快,在我发现,他无非也是打我这柄剑和身世的时候,我飞快逃跑了。我没有和他动手,我怕忍不住,再败在他的眼睛下。
      也许有一天,我会狠下心,刺瞎他的眼睛。
      
      但是,现在不要忘记自己的责任!
      这是自我安慰的最好方法。
      
      我跟一个做生意的商人达成了协议,他帮我打听顷鸿南的下落,我给他宝剑。
      可是我违约了。在我得知我要找的人的下落时,我面对这个商人,只是给了他狠狠的一剑。因为这把剑是我的生命。
      夕阳、雁鸣、一家寺庙 。
      我找到了顷鸿南。
      我冷冷的用剑指着他,什么话都不说。
      顷鸿南除了鬓角已经班白,眼角多了几道皱纹外,一切如画上一样。
      顷鸿南却用一种悲哀的眼光看着我。
      他说,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跟他去了。
      一个小小的坟头,坐落在一处幽静的山谷里。山谷里绿柳红桃。我才发现,这是春天。
      墓碑上写着:
      爱妻章荇之墓。
      
      我问他:“你什么意思?”
      他说:“你要杀我,可以,只是,你要向她磕三个头!”
      我说:“她又不是我娘!”
      顷鸿南说:“谁说她……她不是你的亲娘就不是你的……你的长辈,向长辈磕头有错吗?”
      我说:“你是我的仇人!她是你的妻子,也是我的仇人!”
      忽然,我记起了一事,我问:“她跟我义父什么关系?”
      顷鸿南淡淡的说:“师兄妹。”
      我更断定了我的推测:章荇背叛了我义父,和顷鸿南结合,使义父从此落魄,一溃不振!你们该死!
      义父和我全家的血债有你来还!
      
      我使出了“回魂七剑”。
      顷鸿南也开始回击。
      寒铁剑削铁如泥。可我的武功却被顷鸿南的内力压抑的无法施展。
      顷鸿南一边打一边说:“你叫什么?”
      我一边打一边说:“我叫冷青。”
      他说:“冷青、冷青、这不是你的真名,你的真名叫顷小棱。”
      我气的狠劈一剑:“胡扯八道!你以为全天下都要随你姓吗?”
      他又说:“你的义父教你的是‘回魂七剑’,说要让你杀我,可他说了要你杀我的原因吗?”
      我猛挥三剑说:“明知故问!”
      他说:“你心里的淤气太重,以至剑上满是戾气,没有真正的武学根基。你义父一定没有教乙肝病携带者是否能生孩子谁知道你内功心法。”
      我说:“是又如何,发正,今天,这七剑已经是要你的命了!”
      他笑了,说:“真的吗?”反手,我还没看清,我的剑就别他夺下。
      我叹了口气,闭目待死。他说:“还你!你还嫩的狠啊!”
      我接过抛来的剑,大喊一声:“血债血偿!”拼命刺了过去!
      血,汩汩流了出来。粘上了我的衣袖。
      他好象不疼,还紧紧握住了我的手:“14年来我一直找你,你要把我跟你……我跟我妻子合葬……我就死而无怨……小棱,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他是我的灭家仇人,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如此的痛呢?
      我毫无拒绝意识的答应了他的要求。站在他的墓前,我有点迷茫,有点疑惑。
      
      顷小棱?!
      冷青!
      顷棱
      不,不会的,我一定是在瞎想!
      义父!你在哪里,我要找到你。
      
      窑洞里。
      一张纸上这样写到:“青儿:
      你所杀的人乃是你的生身父亲。
      20年前,你母亲琵琶别抱,弃下定有婚约的义父,与顷鸿南私奔。顷鸿南武功相貌远不及义父,却诱骗了你娘。你娘未婚先孕,却被顷鸿南始乱终弃,在顷鸿南新婚之夜难产而死。之后,顷鸿南假惺惺的哄骗了你外公,把你夺走。义父立誓报仇,要他的亲生女儿亲自手刃他。哈哈,如今,心愿已了。我去也。16年前我杀了他的全家,4年后,由你结果他的生命,好,好,!我无遗憾了。我当归隐山林,以忘却这段孽缘。”
      
      我一阵头晕。
      摔倒。
      
      
      醒来后,我默默收拾好自己的行囊,攥紧了这柄寒铁剑。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龙斐,他只所以说自己归隐山林,是要给我活下去的希望……
      我要找到他,但是我会不会杀他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QQ-773477777
微信扫一扫
招商/广告合作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yuancheng168.cn

GMT+8, 2019-9-18 20:33 , Processed in 0.656771 second(s), 32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