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回复: 0

让妻记

[复制链接]

285

主题

285

帖子

570

积分

中级会员

UID
1698
贡献
0
威望
0
资讯币
42341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注册时间
2018-12-2
在线时间
145 小时
发表于 2019-10-9 23: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赶紧注册资讯论坛享受更多精美权益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让妻记
      
   
      
      
      
      
    山道儿传笑声/巅峰上留身影/
    哥妹无情天有情/石头屋里播种/
      
    相见便是缘分/爱恨谁能分清/
    不是冤家不聚首/吵闹厮守终生/
      
    家丑不可外扬,是这个家庭每个成员共同遵守的一条清规戒律,否则,丑就会落在每个人身上,相互遵守是自然形成的一条不成文法则。我是这个家庭的一员,因为他人丑事,给我添了不少的麻烦,不外扬深感憋屈,还是把这个家丑悄悄地告诉你们吧。
      
    有位离过婚又结过婚的同学说:盖一间房,买砖添檩,要忙乎一年的时间;娶个小老婆,诱骗上床,离婚再娶,前窝后窝,都要哄着高兴,要忙乎一辈子。下头老二是舒服了,上头老大要吃些儿苦头。
      
    红颜祸水,祸水有大有小,大者给你带来血光之灾,小者让你一辈子鬼魔缠身,终成槁木。
      
    我堂哥叫孙玉辉,他是我大爷爷的孙子,跟我家同住在一个大院子里,然后又有各自的小院子,这是过去因防盗防匪形成的。堂哥因为离婚又结婚,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遭的那个罪,可以说罄竹难书,我不得不控诉他一下子。
    1970年堂哥是我们村唯一推荐加考试上县重点高中的人,那所高中叫王台三中,在县城以北小清河的北边。在我们村向南走,翻过小红山,要走上10里路才能到。
    我们村北边是一座高大的水牛山,山头上是悬崖削峭壁,接着是陡峭的坡体,连毗层层梯田。在山半腰有个村庄,叫小王庄。村子不大,也就三五十户人家。小王庄有个叫王秋香的闺女,和堂哥同年考上了王台三中,两个人一道去上学,再一道回来。那个时候,星期六下午回家,星期天下午背着干粮去上学。每逢星期天下午,邻居们就会在我们家大门口看到一个大闺女叫堂哥:玉辉,玉辉,上学走喽。王秋香一直探头伸脑的等堂哥出来,两个人才一起上路。
    高山出俊鸟,王秋香长个大高个头,两条大辫子又黑又粗又长,四方脸面,大眼睛,高鼻梁,手大脚大,棱角分明,算不上国色天香,在我们那去处,也算得上个大美人儿了。
    堂哥前脚走,我二大娘就跟了出来,正好肖大娘和三婶围了过来。
    肖大娘说:我说玉辉他娘,瞅着这妮子跟你儿子忒般配了,玉辉本来长的又白又高挑儿,又能读书,真是好福气,一考上高中,又走桃花运。
    三婶说:我瞅着这妮子腚大腰圆的,娶进门来一准能生一大群孩子。
    我二大娘说:你们没有事儿甭瞎喳喳,他们是同学,一道上做个伴儿很正常。你们胡乱说,传到玉辉耳朵里去,让他不好做人哩。
    肖大娘说:现在在我们这个去处说个媳妇又多难,你还不清楚,送到嘴的鸭子再飞了,可惜了。
    三婶说:是呀,让玉辉盯紧了。
    我二大娘说:你们赶紧走吧,那边来人了,不要再乱说了啊,老娘们家家的,拉舌头,扯板子,把人坑害死了。
      
    堂哥和王秋香走在小红山坡上,田间做活的人没有一个不看他们的,还有人指指点点的。堂哥爱腼腆,低着个头走路,人家王秋香倒挺胸抬头的。有个嘴尖的小伙子说:孙玉辉,手拉着手啊,要不就跑了。这个时候,堂哥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人家王秋香不怕,对那个小伙子说:老鸹把你的嘴叼走了,光剩个穷腚了,就不怕人家把你当哑巴卖了。每逢这个时候,山坡上就会响起一阵子笑声。
      
    堂哥回来过星期天,吃饭的时候,我二大爷说:玉辉啊,不要不好意思,爹是提醒你哩,跟女同学来回作个伴可以,但要注意影响。你们成了还好说,要是成不了,落下舌头,可不得劲儿。
    堂哥眉头上蹙皱个疙瘩,咣叽放下碗说:我们是同学,你们老是说这说那的,没有事儿也弄出事儿来,要不我不跟她一块儿走了,免得你们嚼舌头。
    我二大娘说:你爹也是好意思,是嘱咐你哩。
    我二大爷生气地说:熊孩子,听不出好话坏话来,读书都读憨了,要是你有本事,就把她娶进门来。
    堂哥没有吃饱饭就甩门而去。
      
    到了星期天下午,王秋香来到我家大门口,就喊:玉辉,玉辉,上学走喽。正在伸着头向院子里瞅,我二大娘打院子里走出来说:闺女,我瞅着玉辉走了,怕是到山头上等你去了。王秋香便老大不高兴,撒开腿向小红山上追了去。
      
    堂哥真在山头上等着王秋香,瞅着她跑的满头是汗,便从地上站起来,对王秋香说:走累了吧,要不也歇会儿。
    王秋香用袖口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说:你故意遛我哩。
    堂哥说:不是,秋香,要不以后我们分开走吧,村子里人说闲话哩。
    王秋香说:说起呗,你一个大男人家家的,面皮这样薄嫩,我们是同学,结个伴走路,在自然不过了。
    堂哥红着脸,吐吐吞吞嘴里没有词儿,在王秋香后头离着老远走,王秋香回头瞅瞅,又好笑,又好气,迈开大步向前走起来。
      
    在小红山南面,有个村庄叫冯庄,这个村子里也有个堂哥的同学,叫冯明礼,跟王秋香、堂哥都是同一个班的。冯明礼在村头上等着堂哥。冯明礼长的高大魁伟,皮肤较黑。冯明礼看到王秋香怏怏不乐的样子说:秋香,瞅着你不大高兴哩。
    王秋香强笑笑说:没有不高兴,是累的,你帮我背着干粮吧。
    冯明礼说:愿意效劳,背一辈子都行。冯明礼说着,把王秋香身上的东西一骨脑儿都驮在自个儿身上。
    冯明礼回头对堂哥说:玉辉,跟上啊,白面书生,公子哥似的,忒是娇嫩。
      
    到了星期六下午,堂哥放学回家,人家王秋香跟冯明礼一起走,把堂哥远远地甩在后头。到了冯庄,冯明礼洗脸与衰老会产生交集还要向前送王秋香,王秋香说:光天化日的,没有什么可怕,你不要向前送了,到了明天下午,就在这里等着我吧。
    冯明礼瞅着王秋香走远了才回头,顶头碰上堂哥。冯明礼对堂哥说:瞅瞅你,每次考试成绩都跑在我们前头,走起路老落后,向前多走几步,把春香照顾好了啊。
    堂哥说:那是我的事,不用你多心哩。
      
    正值夏天,地里的玉米、高粱都长的齐腰高,一阵山风吹过来,沙沙作响。山道上一会儿跑过一只野兔子,一会跑过一条蛇。王秋香走在前头吓的不得了,放慢脚步等堂哥。你知道细胞喜欢甜的吗堂哥撵上来,与王秋香一起走,快到村头了,堂哥放慢脚步,让王秋香一个人进村子。
      
    邻居们好长时间没有听到王秋香那清脆的声音叫堂哥了,他们就嘀咕起来,肖大娘、三婶还专门找到我二大娘。肖大娘说:玉辉他娘,那王家妮子怎么不喊玉辉了,好象也不一起走了,出什么缘故儿了?
    我二大娘说:是他爹管教孩子,男女同学不要走的太近乎了,授受不亲哩。
    三婶说:或许那个了,越是不一起走说明越有问题哩。
    我二大娘生气地说:又胡喳喳,嘴象个人裤腰,我看要上一把锁哩。
      
    堂哥和他的同学们都发现,冯明礼爱上了王秋香。冯明礼不但帮助王秋香背干粮,还偷偷地给王秋香送礼物,有事没事找王秋香凑近乎。每逢星期天下午,冯明礼要向前走到我们村上来接王秋香,星期六下午要送王秋香到我们村上。这件事儿让我二大娘给悄悄地发现了。
    我二大娘问堂哥:我瞅着有个大男孩子送王家妮子呢?
    堂哥躲闪着我二大娘的眼光说:送就送呗,与我又不相干。
    我二大娘说:你不喜欢她?
    堂哥说:不喜欢。
    我二大娘瞪大眼睛说:我的天啊,憨儿子,只知道啃书本子,你要讨上多么俊的媳妇,要是人家愿意,我看是你们老孙家坟头上冒青烟哩。
    我二大爷说:都是你们老娘们舌头长,成天胡喳喳,把个媳妇喳喳跑了。
    我二大娘说:你还有脸面说女性在得白癜风应注意些什么呢,都是你惹下的事儿,让儿子注意,让儿子注意,吓的人家小妮子都不肯与儿子一起走,倒让人家钻了孔子。
    我二大爷说:姻缘自有天定,该成的终久要成了,不该成的终久成不了,不是有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么。
      
    实际上,王秋香不是堂哥喜欢的那种女孩子,堂哥喜欢文静的,王秋香说话霹雳一样震天响;堂哥喜欢娇小的,王秋香长的人高马大。堂哥怎么看王秋香都不象大贵小姐,倒象个粗使丫头。由于王秋香天天与冯明礼在一起,堂哥就起了道逆反心理,干脆不与王秋香来往,视若路人,这就给人家冯明礼机会了。
    由于冯明礼的出现,村子里的人再也不说堂哥与王秋香的事儿了,全家人好象清静了许多,堂哥也能挺胸抬头走路了,轻松了许多。
    但是,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儿,堂哥象是掉进黄河里,一辈子也洗不清身。第二年夏天,星期六下午,王秋香放学回家去,他没有让冯明礼送,一个人走上小红山,到了山头上,老天下起瓢泼大雨,把她浇了个全身透湿。坡上有间小石头屋子,是生产队里看坡用的。王秋香跑进小石头屋里去避雨,还脱光了上身拧衣服上的雨水,正在这当口儿,堂哥冲了进来,王秋香打个懵怔,都不知道如何穿衣裳。堂哥叫了一声,惊慌着跑出来,在石头屋子外头说:秋香,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王秋香说:你什么都看到了,眼睛长在你头上,就是不敢承认,你这个人,看似很老实,一肚子花花肠子,我要告你去。
    堂哥说:你不要胡说哩,要知道你在里边,我就不会进去。
    两个人说着话,雨就停了。他们一起下山去,王秋香的眼泪就象刚才的雨大,两个袖口都擦湿了,状似受了天大屈辱,哭哭啼啼,喊叫个不停了。
    堂哥算是草鸡了,秀才见了兵,有礼说不清。一路上赔着不是,搜肠刮肚,说出了许多精美的词儿,才哄着王秋香不哭了。
      
    1972年堂哥高中毕业,在生产队里干农活。冯明礼靠关系,在公社找到一份工作。工作虽然不大好,但是为了离王秋香近些儿。在王秋香村边有一座石灰窑,是公社开办的。高大的石灰窑是用大理石砌成了,中间一圆筒筒子,里边装上拳头大小的大理石,再加上煤炭,直到把大理石烧白了,就烧成了石灰原料。冯明礼在山上专门开采拳头大小的大理石块块,窑上的人称窑材。
    冯明礼下班后,剔胡子梳头,专门打扮一番,提着礼品去王秋香家。王秋香的父母知道冯明礼有工作,就热情招待他。吃过饭,王秋香把冯明礼领到山坡上,站在一棵老柿子树下穿鞋也会使肠胃耍小脾气,对他说:明礼,你对我好我知道,但是我们成不了。
    冯明礼喝点酒,大红着个脸堂说:这是为什么?你心里有了其他人。
    王秋香说:不是他人,就是孙玉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QQ-773477777
微信扫一扫
招商/广告合作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yuancheng168.cn

GMT+8, 2019-10-20 14:54 , Processed in 0.393871 second(s), 32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