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99|回复: 0

[职位申请] 行歌殇之醉赤壁 su1t1icg

[复制链接]

295

主题

295

帖子

590

积分

中级会员

UID
1705
贡献
0
威望
0
资讯币
42057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注册时间
2018-12-2
在线时间
150 小时
发表于 2019-10-17 23: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赶紧注册资讯论坛享受更多精美权益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我策马出征,马蹄声如泪奔(林俊杰《醉赤壁》)。原本是为网游《赤壁OL》做的歌,却被林俊杰唱的那么悲凉哀婉。   

  ——姬如千雪   

  究竟结了几次绳结堆了几层落叶,才确认了彼此恍如隔世的眼神。我缓缓踩过青春,你问经过是谁的心跳声;当青石板上的月光照进这山城,你可否记得是谁泪雨纷纷?   

  我是江南花魁漪洛,是前朝公主,是你周郎的妻。可记得,那日你征战归来,被拉到醉烟楼,面对着无数红粉佳人你却置若罔闻。我坐于纱帐后,打量你的心思。回首之余,你点手唤妈妈:“要她为我抚琴。”我浅笑,你不过如此。   

  宴席之上,你谈笑风生,我才知,你是东吴大都督周公瑾。自始至终你从未抬头看我一眼,听闻周大都督倜傥,现下看来都是谬传了。遥望你,俊朗风雅,气宇轩昂,换做从前我定会叫父皇指了你;而如今,我却只能坐在最远的距离默默望着。   

  任思绪这样胡乱飘荡,不知不觉手下竟拨错了琴弦,我心头一紧,忙抬头看去,竟然对上你温热的目光。“你弹错了。”你说的简洁。   

  “哦?不曾想客官还有心留意在下的琴声。”我淡淡一笑,继续低头弄琴,再没看你。   

  一曲又一曲,曲终人散,你起身出门,未曾回头。即便你听了我的琴音,也无法抹去我江南花魁的名声。此后,坊间便有传闻,说周公瑾于醉烟楼幸得知己,流传一段佳话曰“曲有误,周郎顾”。自那日一别,数日不见,听闻你又得了圣上嘉奖,你终是我望尘莫及的繁星。   

  约么半月后,你又出征了,遥望那座山城,想你金戈铁马。你挥剑转身,鲜血可否让你想起我的红唇?就在当日那一顾,我认定此生便是在等你了。虽身在红尘,可我一生也只有一次的认真而已。   

  仿佛过了百年光景,你凯旋归来,还是醉烟楼,还是我为你抚琴,临走时,你问了我的名字。此后闲暇之余你都会来找我,偶尔品酒,偶尔弄琴,依旧没有过多的言语。你知我的乐律,我懂你的寂寥,长此以往,我和你也成了知己。没有那些花前月下,也没有那些风花雪月,你与我,对饮无关风雅。   

  我深深记得,那是一个初夏,你匆匆忙忙跑过来,一改往日的沉稳,我忙询问。你却笑了,笑得像个孩子。我不知所云,被你笑的手足无措。继而你叫来妈妈,留下大把银钱,我还没来得及作别,就白癜风专院专业治疗白癜风这样迷迷糊糊被你赎出醉烟楼。别院里,一切都是我梦里的样子,我问:“周郎,你要做什么?”   

  “漪洛,这里是按你喜欢所布置的,过几日,我要你做我周瑜的妻!”你很兴奋。   

  “周郎,我并非身家清白之人,也并非王侯将相之女。”我欲言又止,我的身份,我自知。   

  “漪洛,你是前朝公主,身份比谁都尊贵,我更不会在意那些市井言论。”你握住我的手,指尖传来阵阵温暖,我知,你不在乎。   

  你不顾亲朋好友的阻拦,硬是定了婚期,发了喜帖。我在别院,惴惴不安。还有几日就大婚了,你是上天给我唯一的馈赠。次日晚,你进了别院,沉沉不做声,我端了茶,问:“周郎,怎的闷闷不乐?”   

  许久你都没有开口散发型白癜风早期症状,空气像是凝聚了,让我有些喘不过气。也许是对上我关切的眸,你才艰难的开口:“漪洛,对不起。”   

  心瞬间跳漏了几拍,我坐下来,“周郎,什么事?”随手给自己倒了杯茶。   

  “我奉命,迎娶江南小乔为妻。”你轻轻的回答。   

  “哦,那便好,听闻小乔国色天香。”我已再多言不出半句。   

  你突然抓住我,“漪洛,只有你才是我周瑜的妻!”什么东西在我眼中闪烁,这是你说过最动人的情话。   

  就在那晚,你执了我的手,我凤冠霞帔,我们大婚,没有一个宾客。洞房花烛夜,你的温存,我连同爱意一并收存,醉烟楼几载,我守身如玉,就是为了等你吧。   

  深情凝望睡梦中的你,不知是不是梦到我,笑的那么俊朗。轻轻抚过你的眉眼,低头亲吻你柔软的唇,周郎,做了你的妻,此生无憾。我起身穿戴整齐,梅花小篆款款情深。临行再顾,也许此生无缘再见,就这样,留下的是最美好的回忆。   

  趁着夜色,我远走他乡,从此与你山水不相逢。天明之后,不见了我,你会如何?没有我,你依然可以驰骋战场,周郎,此生做你妻,是漪洛最幸福的事。   

  来到山太原最好白癜风医院城不久,开了个酒肆,不久就听到你大婚的消息,说小乔如何如何貌美,说你二人如何如何般配,不知她是否也会为你弹一曲《白雪》,你是否也会为她种一园的梅花。有人谈论起你,“就说这大都督可是痴情郎啊,取了小乔之后并没有立为正室,说自己早已娶妻,大婚当晚竟连红盖头都没有掀!”那人边喝酒边说。我错愕,一时竟不知该做什么,“老板娘,上盘小菜!”客人大声唤我,这才回过神来。罢了,自从我离你而去,我便再没有伴你左右的资格,你不立正妻也好,不入洞房也罢,一切的一切,都再沈阳最好白癜风医院电话与我无关。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日复一日,偶尔能听到你的消息,说你屡立战功,说你琴瑟和谐。不请问北京如何治疗白癜风日,又听说你在赤壁打了大胜仗,但身体却不如从前,胜不胜我都觉得无关紧要,只是你身体可还好吗?许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气宇轩昂吗?闲暇之时,你还记得十年前江南醉烟楼的漪洛吗?   

  春去秋来,你的身体每况愈下,我却只能在往来的酒客口中得知关于你的只言片语。听说你久病不愈,却还要东征西讨,在战火中郁郁寡欢。你是大都督,你是吴国的希望,在众人仰望之余,你是不是依旧神情落寞?   

  今日是我三十二岁生辰,屈指数来,离开你已有十二载,二十岁那年,我初遇你,你亲手为我画眉。如今我的酒肆也成了老店,往来客人越发繁多起来,有时候忙的顾不上想你。   

  “你听说了吗?大都督辞世了!”临窗那一桌有人突然开口。   

  “这事你可不能乱说啊!”对面一人说。   

  “我哪敢乱言,我家表哥在大都督帐下当差,大都督重病离世,那是他亲眼所见的。”那白癜风的反复发作怎么办你知道的有多少人辩解。   

  他们讨论什么,我再没听到,只听见耳旁噪杂,眼前一阵眩晕。再醒来,已是在床上,“老杨,日后这店就归你了。”我对床边的伙计说,老杨是老伙计了,这店交予他我也放心。   

  “你要去哪儿啊?”老杨问,多年来他就像父亲一样,现下问的我阵阵伤感。   

  “我要去寻我的夫君。”我说,老杨不语,只是默默叹气。   

  我寻着你的足迹,来到赤壁,这空气里仿佛依稀残留你的温度。临近荆州,一路的编辑评语听《醉赤壁》有感(作者自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QQ-773477777
微信扫一扫
招商/广告合作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yuancheng168.cn

GMT+8, 2019-11-20 02:17 , Processed in 0.564271 second(s), 33 queries .